發布會現場媒體與嘉賓互動討論

主持人:關總您剛才在介紹“藍圖”創造動機、思路脈絡時提到,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具有社會性、系統性、數字化三個特征,請問您對這個三個特征是如何理解的?

關建中:根據國務院的發展綱要,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是在全社會范圍內進行的,就是社會中的每一個成員都要記錄信用信息,要使用這些信息來進行社會管理,這是精髓。所以這就決定了它必須具有全社會的覆蓋性,這是強調它的社會性。但同時,如何實現它?這就需要以使用為目標,就是社會管理對信用信息的使用需求是什么?這就是信用信息產品,大量使用信用信息產品,而不完全依賴原始信用信息,這是根本,根據產品的需要,從原始信用信息到產品之間,它的邏輯關系就是如何把海量的原始信用信息轉化為社會信用管理可以直接使用的產品。這是我們思考的邏輯,據此,可以得出一個結論,信用信息從原始信用信息到能夠為全社會直接使用的信用信息,整個運動過程就需要描述它的邏輯和路線圖以及它的呈現形式,這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核心內容。

為此,我們需要進行體制機制的建設,為它提供環境保障,當然,信用教育非常重要。我們現在需要人才,在中國這么大的一個國家進行一個新型社會信用管理工程,人才在哪里?我們現在極缺,所以一定要把信用教育作為最重要的基礎建設,這是整個的構思,但是大量的信用信息如何實現全國互聯互通,它需要的條件是什么?這就要求我們要有實現的模式,這個實現模式一定是數字化,實現數字化的信用信息的統計、分析和使用,因為我們需要對整個社會信用信息的圖譜與編碼進行編制,這是根本,如果沒有這個認識基礎,我們一步也邁不動,所以社會性、系統性、再加數字化,這三個東西必須結合在一起進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藍圖的構思。

主持人:魏社長,您作為金融領域權威的出版社領導,您認為這本書的選題是出于什么樣的思考?這本書出版的價值是什么?

魏革軍:金融出版社是文化性質的企業,文化性質的企業在我們國家要求三性統一、文化性、商品性以及社會性,所以說作為一個出版企業,我們特別關注這三性統一的作品,關總這本書是社會信用體系的藍圖,特別契合我們文化企業的三性,中國現在正在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走向現代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可以說信用體系是整個建設的基石,如何從理論上、專業服務上實現信用的基石特別重要。這些年來,關總帶領大公的團隊,懷著一種理想來探討信用體系的實現形式,這體現了他們的探索和追求,在一定程度上,這方面的圖書不是特別多,而專門操作評級層面上的圖書比較多,但從理論、從建設社會主義信用體系的角度和專業服務的角度有機結合的不多,所以我們還是特別看重這本書的出版,我們相信這本書的出版能夠為我們國家的信用體系建設做出很大的貢獻。

主持人:剛才關總強調了信用知識體系建設和信用人才培養的重要性,請問魏社長,金融出版社在構建社會知識體系和理論研究以及信用知識成果的推廣上有什么計劃?

魏革軍:出版社在制定十三五自身的發展規劃,其中有一個很重要方面,就是圖書的選題,因為我們做的所有文化產品都和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有關,金融是以信用為核心的產業,我們在做圖書的時候也分了很多層次,一是從整個十三五期間,中國金融業發展的角度,我們特別希望做一些具有文化歷史傳承的精品力作,這是國家文化所倡導的,能夠通過文化產品提高中國在世界上的話語權,應當說,這方面整體上我們還是比較薄弱的,我們國內的很多出版社在引進版權上著力很多。如果通過我們自己的研究成果增強我們的傳世力作和話語權,這對國家和社會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所以我們特別希望有一大批有理論、有政策、有實踐,而且在實踐中結合中國市場的精品力作出現,我們今后將在這方面加強力度,這也是我們圖書出版策劃重要的一個方面。在整個世界經濟發展過程中,我們經過了30多年的金融改革開放,有很多改革的成功案例,也有很多屬于我們中國人自己創造的金融故事,很精彩,比如說在信用評級領域,國際的信用評級公司有很多,我們中國在整個市場的話語權是不夠的,這幾年包括大公在內的國內一批評級公司做了一些探索,包括剛才關總介紹了我們在俄羅斯、巴基斯坦,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考慮設立分支機構,這就在世界評級市場上有了我們的發言權和話語權,所以我們特別希望能夠結合我們中國改革開放的實踐,創造出更多的精品力作,出版一批像《中國信用體系建設藍圖》的圖書,增強我們自身的文化軟實力。

主持人:今天正式發布了《中國信用體系建設藍圖》,關總也作了“中國信用體系建設需要清晰的線路圖”的主旨演講,那么大公在接下來如何率先實施這個藍圖,關總有什么想法?

關建中:大公包括我本人的思維方式,都是本著研究規律、發現規律、構建理論、設計模式,讓這些好的理論和模式最終能夠落地,真正地服務于整個社會。在落地的過程中,我們進行了一系列的思考,也掌握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邏輯。去年以來,我們已經在6個城市和地方政府合作成立了服務于當地的、專業的信用信息服務機構,我們跟當地的書記、市長和政府的相關部門不斷地溝通,著力梳理清楚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藍圖是什么?每一個階段呈現的成果是什么?一直在進行思路的統一。現在逐漸往這個方向走,并且在一些城市開始了實踐。最近,比較有成效的是都江堰市,現在當地市委、市政府對藍圖的構想是認可的,而且也決定進行系統性、專業落地式的設計,雖然原來有一個規劃,但是要把這個規劃賦予更多落地效應的可持續的新內容,率先在旅游行業、農村這兩個領域進行試點。“十一”之前,就是9月28日發布在旅游行業進行信用體系建設階段性的成果,因為這個時間比較短,又是旅游黃金周,所以想在這之前發布一個成果,接下來會全面、系統推進,我們想在更多的城市按照這個模式去做,大公比較有信心的一點就是,因為確實我們做了功課的,是研究了它的內在規律的,有了落地的模式,所以可以在更多的城市,跟當地的政府領導進行交流和溝通,讓“藍圖”的意義真實地體現出來,這是有系統性計劃的,我相信一定會有所成效的。

今日俄羅斯通訊社:我想問您(關建中)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信用管理社會化和社會管理信用化與中國信用體系建設藍圖有什么樣的關系和內在邏輯?第二個問題,您說的信用管理社會化、社會管理信用化,比如說它以前的一些問題會不會追,還有它會不會像百度百科和維基百科一樣,可以不可以把這個問題提交,形成全社會的監督?

關建中:信用管理社會化是強調中國已經進入到了一個信用經濟社會發展階段,也就是誠信關系、信用關系已經成為我們社會成員基本的經濟關系,因為債權債務關系已經高度的社會化,所以它帶來一系列對社會管理內容的需求,由于信用關系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經濟基礎,同樣它也對上層建筑有根本性的影響,從這個角度看,我們必須要確立對社會的管理、對經濟的管理就是對信用關系的管理這個理念,當然這個理念是很重要的,也是一個全新的理念,就是把整個社會的信用管理起來,而最突出的矛盾就是信用信息不對稱,這就是社會管理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第二,是社會管理信用化,在信用管理社會化達到一定的程度以后,就進入到社會管理信用化的階段,我們用這個理論來理解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可以分為兩個階段,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最終目的就是實現社會管理信用化,整個社會有一個信用管理系統,這個社會的管理系統是支撐我們信用管理的一個平臺,可以查閱到所有社會成員的社會信用度,用社會信用矩陣,可以找到他的位置,根據這些來配置社會資源管理社會,這才是最終目的,所以現在提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就是為了這個目標,建設的過程就是信用管理社會化,我認為兩者是這么一個關系。

第二個問題,是不是把它之前的東西也找到,之前我們沒有記錄功能,但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整個進程中就是為了建設每一個社會成員的信用檔案,不管你的活動半徑有多大,都要歸集到信用檔案里面,這樣可以隨時查閱。依據信用檔案的信息來判斷社會成員對社會成員的管理規則和道義準則的遵守情況來做出管理,所以將來要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信用信息在全國的互聯互通是必須實現數據標準化、分析數字化和智能化的信息傳輸和傳導,從這個視角我們來思考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怎么做,這才是政府的選擇。

21世紀經濟報:關總您好,請問您創作《中國信用體系建設藍圖》的初衷是什么?開始這個創作計劃是什么時候?今后您還有其他關于信用體系建設新書的創作計劃嗎?

關建中:創作“藍圖”是從現實需要出發的,我一直在關注中國信用體系建設發展的趨勢,我們也伴隨中國信用體系建設走過了十多年的歷程,中國有許多失敗的教訓,這十多年來,我們親身經歷了很多東西,當然了還有一個視角,一直在思考,現在的所作所為是不是我們最重要的東西。作為一個思想者,盡管我是公司的管理者,但是我一直沒有放棄研究,所以創造這個“藍圖”,我的正式寫作時間是去年的12月28日,都是業余時間,主要是利用早上和節假日的時間。到4月的中旬,初稿就完成了,然后進行修改,整個過程寫作的內容非常多,不僅是“藍圖”,寫了那么多的東西,沖擊還是很大的,所以修改的時間也花費了很多,甚至有相當的篇章內容要重新構思和設計,這些內容很多都超出了我們評級的范疇,但不解決這些問題,大公就不知道在信用體系建設中扮演一個什么角色,我們也找不到方向和方位,我們不是簡單的變成一個征信公司到市場中獲得一些眼前的利益,這不是大公的定位和價值追求,當然最主要還是下了很大的工夫。下一步是要在整個實施過程中不斷總結,“藍圖”只是勾勒出一個框架,還需要內部設計,內部細化的設計最終還得在實踐中完成,所以大公將會積極參與到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實踐中,參與到內部細化的設計和落地中。

中國工業報:關于信用體系建設類的圖書,目前是信用領域圖書中小眾的小眾,出版社出版這本書是基于什么樣的考慮?

魏革軍:信用體系建設在全社會是一個基礎性工程,它涉及到社會的方方面面,像中國人民銀行是信貸征信為主體的征信業,個人征信、企業信貸的征信,在我們出版社也出版了一大批,其實信用方面的書包括信用評級,征信廣義范圍是很寬的,比如說信用知識的普及讀本、誠信宣傳教育的圖本,和一些現代征信學、一些征信評級、一些實物也出了一系列,像大公出版了《中國信用體系建設藍圖》,從宏觀性、系統性闡述的專著確實不多。我們國家已經發布了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同時人民銀行有關部門也在起草征信業的發展規劃,我相信隨著這些規劃的逐步實施,將會有大量信用體系方面的精神文化問世,作為金融專業的出版社,我們也會一如既往的關注這方面的圖書,一方面我們也會積極的策劃一批自主產品,并與社會有關部門、信用評級公司、高等院校進行密切合作;另一方面配合政府部門搞一些出版物,另外引進一些國外的,分幾個層次不斷完善這方面的建設。

財經記者:數據本身可能存在安全性、版權的問題,所有權的問題會導致整個信用處于獨立分散的狀態,在建立信用體系的過程中,如何對所有的信用信息進行整合處理,大公有沒有什么好的建議?

關建中:這也是我們遇到最大的問題,現在我們大部分工作是把數據儲存起來,收集的力度也很大,把它放在倉庫中無法使用。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就是必須要實現數據的標準化,在全社會范圍內,對所有的信用信息進行圖譜與編碼的編制,信用信息必須要有圖譜與編碼,最主要是實現它的來源、性質、作用、用途、然后給它編碼、實現數據的標準化,這個數據的標準化是我們要做的第一項工作,如果不實現數據的標準化,就沒有辦法實現互聯互通,沒有辦法使用,為此,我們要在這個數據的采集端下足工夫,要在全社會范圍內建立一個數據的清洗體系,這個體系設計是要有一套信用信息的審計體系,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必須全社會建立信用信息的審計體系,它對每一個主體的信用信息進行審計,審計之后,數據才能流動、交換,這是我們信用信息建設最基礎的工作,這個技術含量非常之高,我們現在需要在這方面下大氣力,去扶持、支持這樣的專題研究。

返回頂部
pk10开奖视频